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 正文内容

“石牌论戏”今犹记

发布日期:2019-10-15 02:48   来源:未知   阅读:
 

  国庆期间,“京黄故里——石牌戏会”锣鼓铿锵,观众如潮。近二十年前在古镇石牌那场关于戏曲之乡前世今生的热议不禁浮上我的眼前。

  2000年上半年,关于“中国先进文化”建设的高论纷呈,第六届安徽省艺术节的筹办活动锣紧鼓密。获悉艺术节安排有戏剧周活动,我们觉得这是有着厚重戏曲文化积淀的怀宁展示风采的大舞台,特别是其理论研讨活动可以以地方戏曲为议题,到怀宁来举办。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及时给予了明确支持,要求我们向上汇报和争取。

  到省文化厅的汇报是由时任文艺处长的唐跃牵线的。唐跃兄是我的大学同学,由他引荐,我和县文体局的同志到了文化厅长赵世对的办公室。赵厅长中等身材,儒雅可亲。听到怀宁县有愿望有能力承办艺术节理论研讨会时,当场拍板同意。并鼓励道,县里这么重视文化工作,文化系统理应支持。令我们喜出望外的是,厅里还答应给予一定的经费补助。赵厅长最后解释说,他正在忙于准备出国考察事宜,特地安排了另一位厅领导热情接待我们。

  省文化厅是艺术节的主办单位,厅长亲切而明确的态度给了我们很大激励。承办会务、后勤服务这一块县里没问题,但专家邀请等专业协调还真是外行。唐跃兄是从省艺术研究所所长位上调到厅里的,建议怀宁县可与省艺研所联袂承办此次活动。

  论坛议题开始未定,几方商讨中,我们提出,“无石不成班”盛传已久,就以“戏曲之乡怀宁”为题吧。不过艺研所的领导认为这样前提预设,将影响会议的论辩性,最好用“戏曲之乡与怀宁”作为研讨主旨。可我们觉得,一个“与”字,对于戏曲之乡和怀宁,可以表明有联系,也可表明无关联。艺研所领导讲,总不能直接用“戏曲之乡是怀宁”为题吧。双方争执不下,于是我提出,干脆以“戏曲之乡——怀宁”给研讨会冠名,以破折号避开“与”和“是”,意在不言中。唐跃处长最后敲定,就以此作为本次理论研讨会的名称。

  2000年12月10日,“安徽省第六届艺术节‘戏曲之乡——怀宁’理论研讨会”在原怀宁县城石牌镇的县委招待所隆重开幕。研讨会由省文化厅主办,安徽省艺术研究所和怀宁县委宣传部、县文体局联合承办。时任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查长发,省文化厅的艺术处处长唐跃、副处长张启生,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张世云以及张桂生等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领导,怀宁县委等几大班子主要负责人出席开幕式。金芝、王兆乾等近三十位省内外专家学者应邀与会。几百年来,众多班社名伶汇聚石牌,粉墨登场,数不胜数;而如“华山论剑”般“石牌论戏”,各地方家聚会于斯,评析徽黄戏曲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尚属首次。

  开幕式当天,县委、县政府接到时任中共安徽省委副书记方兆祥、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蒋作君分别发来的贺电,对研讨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这两份贺电来之不易。此前,我和县文体局负责同志专门到省委政策研究室和省政府法制办公室,找到有关老乡领导,希望此次戏曲理论研讨会能得到省委、省政府的鼓励与肯定,但答复是以省委、省政府名义发贺电规格不宜。我们反复申述,怀宁历史上班社群起、名伶辈出,素有“戏曲之乡”之美誉;而省委省政府正在全面实施“打好徽字牌,唱响黄梅戏,建设文化强省”的战略,理论研讨会的召开既是怀宁的事,也是安庆的事,更是全省的事。经“两室”的老乡领导努力争取,最后两位分管的省领导亲自署名发来贺电,令广大文艺工作者和全县人民倍受鼓舞。

  当时怀宁县城刚刚启动搬迁,从县里到部门,经费都非常拮据。会前商定过,研讨会只有一头一尾两个正餐才上酒水。记得12日那天下午突降下大雪,纷纷扬扬,我代表怀宁县委宣传部主持专家研讨。会上有位专家长篇发言后,兴犹未尽,高吟唐诗“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令我一时措言不及,短暂沉默后连声应道,今天晚餐加酒,场上一片掌声。多年后回想此事,深觉文化活动开展不易,十有九人囊中涩,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当时条件也真差,天气突变,气温骤降,会议室里无空调,客房里面更无暖气。那天晚上,只得给几位年迈的专家房里,临时加送了取暖器。

  物质保障确实寒伧,精神食粮还算丰足。会议报到当晚,县电视台专题播放了由怀宁县剧团编演的七幕黄梅戏《邓石如传奇》(此戏1999年获全省“五个一”工程奖)。会议的户外活动,是集体参观陈独秀墓、邓石如的铁砚山房和“孔雀东南飞”遗址。11日晚,还在县委招待所举办了专场戏剧晚会,演出了《推江》《山伯访友》等几个传统折子戏。县剧团和民间班社的精湛演出,展示了怀宁戏曲文化的深厚传统和今日风采。专家们观看后赞不绝口,有人深有感慨地提出,无论国有剧团怎么改革,全省有三处剧团不能“砍掉”,省团、安庆市团和怀宁县剧团必须保留,否则黄梅戏就不能顶天立地。

  与会的专家学者,并不在乎食宿条件的简陋,而是全身心沉浸游弋于艺海探珠。两天的研讨中,有备而来的二十多位专家慷慨陈词。来自省艺术研究所的一级编剧金芝先生提出,要以开放的眼光与胸怀研究戏曲史,要跳出怀宁看怀宁,放大石牌论石牌,认为“怀宁对于戏曲,尤其是近世戏曲的最突出的贡献,是孕育和形成了两个优秀而伟大的剧种——京剧与黄梅戏。 ”浙江省艺术研究所陆小秋副研究员作了详尽的“徽班考说”,认为石牌腔至今在全国三百多个地方剧种中广阔的传承面,加上“无石不成班”的史实,使之作为戏曲之乡的光荣称号当之无愧。安徽大学朱万曙教授心系当下,颇感欣慰,他认为怀宁的民间班社让人振奋,它们真正继承和发扬了徽班的开拓进取精神,“‘戏曲危机论’‘消亡论’在它们面前不攻自破”,建议怀宁县要总结经验,改革创新,将方兴未艾的民间班社与市场经济、农村文化建设结合起来,使“戏曲之乡”的品牌更响亮。与会专家的论文,后由省艺术研究所所长、一级编剧王长安先生主编,以《无石不成班》为题结集出版(清代道光年间流传的戏谚云,“梨园佳弟子,无石不成班”,意指全国各地,没有石牌人,不能成戏班)。本人也为此书写了后记。

  传统戏曲,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是“先进文化”的发展根基。而戏曲之乡这一桂冠,不可钦定,不能自封,它既是历史实践与历史认识的产物,又是新世纪新征程的宝贵资源和时代起点。本世纪之初这场关于石牌、关于怀宁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上的独特地位和中国戏曲继往开来再振兴路径的高峰论坛,先声领人,使我们的思想更加坚定,全县的行动更加自觉,怀宁的影响更加广泛,戏曲的活力更加显现。2004年10月,在戏曲圣地石牌,举办了首届黄梅戏民间班社展演;2008年,文化部授予怀宁“中国民间艺术(黄梅戏之乡)”称号;2011年,怀宁县剧团《独秀山下的女人》荣获第十二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与优秀表演奖;2012年11月起,怀宁在全省率先开展“黄梅戏进校园”活动。眼下,千年古镇、戏曲圣地、当年研讨会的主场地石牌镇,戏曲文化特色小镇的建设,大幕开启,四面八方剧团的汇演,好戏连台。我们为此感到欣喜,感到振奋,我们有理由相信,怀宁县“戏曲之乡”这棵传世奇葩将会绽放得更加雍容华贵、多姿多彩!

  • 上一篇:怎么关联QQ空间
  • 下一篇:没有了